楼 盘
出 售
出 租
商 家
图 库
新 闻
加入收藏
用户注册
用户登录
天台房产网手机版
  • 直 通 车金立房产 友佳房产 首辅房地产
首页 >热点观察> 正文

外卖小哥成为家乡县城的购房主力

来源:工人日报作者:赵昂发布时间:2022-2-19点击: 人次
像彭中辉一样,许许多多的外卖骑手,正在通过自己的奋斗置业安家,融入城镇,憧憬未来。
今年春节,留在北京的33岁美团外卖骑手彭中辉,只给孩子买了两套衣服,在视频里,他对孩子们这么说:“爸爸买了一套房子,把钱花完了,就不给你们买玩具了,不过,今年夏天,咱们就能住上新房子了。”
彭中辉是安徽省临泉县人,去年春节,他在县城买了一套四室两厅两卫的大房子,就在县政府的对面,紧邻县城最好的初中。在老家县城,从大城市返乡的外卖骑手是购房的主力群体之一,有了在城市“一单一单”用汗水跑出来攒出来的积蓄,他们是县城里颇受欢迎的“中高收入群体”。
像彭中辉一样,许许多多的外卖骑手,正在通过自己的奋斗置业安家,融入城镇,憧憬未来。
“我们有了自己的家”
临泉县全县有230万人,北京的外卖骑手中,皖北籍特别是临泉人并不少见。彭中辉自己只有初中学历,买房是希望孩子能够在县城读书,125平方米的房子,总价89万元,首付27万元,每一分首付款,都是他辛辛苦苦积攒的。
和彭中辉有同样想法的临泉人,还有1987年出生的王文广,他在北京跑单。去年过完年,他用这些年做骑手的积蓄,在老家县城买了一套将近100平方米的房子。产生买房这个念头,最主要还是为了孩子。王文广的女儿今年6岁了,马上要上小学,他选中的楼盘,小区对面是一所小学。“我们有自己的家了,小孩上学就方便了,等我年龄大了也可以回家住”。
买房的不只是一线城市的骑手,随着县域经济的崛起,老家的骑手们也加入了购房群体。出生于1993年的骑手李强强,和妻子一起在临泉县城送单。过去,夫妻二人在河北做搓澡工,一年能挣10余万元,但澡堂里湿气重,有时候一个礼拜见不到太阳,身体受不了。“有的老乡,才40岁就得了风湿病,站都站不稳”。留在老家的两个孩子一天天长大,老人带不动了,夫妻俩决定返乡送外卖,一个月能有一万多元的收入,还能陪伴孩子。
去年春节后,两个人用积蓄购房,首付20多万元,每个月月供3000多元。每年春节,临泉县城的楼盘就要热闹起来,因为这是返乡务工人员置业的高峰期。
进城,一家人努力了30年
对于很多骑手而言,送单,是实现城市梦的开始。在移动互联网带来新职业之前,他们同样也在打工,但工作岗位和收入并不稳定。
在上海市奉贤区南桥镇送单的90后骑手范永松,老家在江苏省兴化市。他辗转在四家工厂打过工,但这些工厂的环保并不达标,工人每天都要在高温下工作,金属性灰尘多。
2017年10月,范永松待过的第四家工厂,因不符合环保要求关停了,他失业了。姐夫跟他说,去上海送外卖吧,当时姐夫在奉贤区的一家超市卖海鲜,下班后兼职送两三个小时外卖。
跑单第一个月,范永松赚了8000元,第二个月,赚了12000元。一直干到年底,手上有钱了,他自己在外租了房,把媳妇接到上海。2018年,他每个月给家里转一万元,持续一年,装修好了在老家镇上130平方米的房子。那是他的婚房,一直没有装修。
看着即将属于自己的房子,彭中辉泪水打转,为了这一天,为了进城,他们一家人努力了30年。他的父母,是第一代农民工,1998年10岁的彭中辉跟父母去深圳,父母收废品,养大了三个孩子。2004年6月,初中毕业,他就做出了和大哥一样的打算——出门打工,全家供二哥读书。打工17年,他当了7年工人,5年搓澡工,5年骑手。
王文广的经历也是类似的,他打工的足迹遍布天南海北,进过工厂上过工地,兜兜转转却攒不下钱。在王文广看来,跑单是一份难得的稳定工作,时间自主,多劳多得,最重要的是不会被欠薪。
王文广的妻子在加油站工作,白班和夜班倒班工作。在北京,他们一家三口和岳父母挤在一起,岳父脑梗卧床已有数年,骑手工作时间自由,王文广每天下午都可以回家帮岳父翻身下床,能随时照顾家里。
一步一步实现梦想
安家梦,是一步步实现的。跑单第二年,范永松手头攒了钱,和妻子生了二胎,第三年,又攒出十几万元,他们全款买了新车,北京现代的“领动”,第四年,夫妻俩人攒了近30万元的存款。今年,他计划在老家市里看房子,“再找人借些,就能凑够首付,有房有车,我想给妻子和两个孩子更好的生活。”范永松说,他一直记得,结婚时自己没有钱,岳父只象征性地收了一元钱彩礼。
今年春节回不了家,彭中辉依然在跑单,他要攒出装修和买家具家电的钱,预估10万元左右,妻子则留在了安徽省阜阳市的洗浴店里继续打工攒钱。在视频里,他看到房子所在楼宇,已经建好主体部分,正在走水电安电梯。打了十几年工,他看着即将落成的房子,感觉“今年特别知足和幸福”,他希望一双儿女都能成为二哥一样的“读书人”。儿女的成绩在镇上能排前几名,在农村老家的墙上,过去的奖状都是他二哥的,现在都是他儿女的。
“再过几年,我就把车买了,不用多好,五菱也行,给老婆开。”彭中辉说,“收房那天,我要带着儿子女儿一起去,让他们挑房间,把奖状都贴上,女儿的房间刷成粉色的,儿子的房间刷成蓝色的。”
在和家人的视频电话里,母亲落泪了,说儿子又一年没回家了,为避免伤感,彭中辉只好说了几句就匆匆挂断,他向孩子们承诺,春天一定能回家。挂了视频电话,他哭了,窗外的北京,雪花飘下。

(编辑整理:天台房产网

天台房地产网微信公众号
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视频中心
Copyright © 天台房地产网· 浙ICP备08010913号-7 All Rights Reserved
技术支持 台州嘉豪传媒